当前位置:首页 > > 农业新闻
农业新闻
产业链思路是畜牧业转型的基础

最近,在复工复产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吃劲的双重压力下,浙江的“支付宝健康码出行申报系统”惊艳了国人。智能技术再一次展示了政府服务创新的能力。浙江政府利用大数据智能化治理社会服务经济发展的举措已经通过支付宝落在了每个出行人的脚下,令人振奋,既是各级政府学习的标杆,也为产业发展树立了样板。


畜牧业发展进入提档升级关键时期。近年来,受灾最重的莫过于生猪养殖业。这难道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业”?2018年8月的非洲猪瘟疫情至今并没有解除,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又陡增成本。“双疫”覆盖了整个产业的生产资料与生产力正常运行。而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是物流受阻,影响的更是全行业发展。畜牧业涉及饲料、原料、添加剂、兽药、疫苗、设备以及种畜禽、养殖、屠宰、物流等各个领域,上下游企业密切关联。原料的供应,产品的销售,市场的对接等都是上下联动的,一损俱损。我们希望畜牧这种特殊行业也能有“支付宝健康码出行申报系统”,但没有整个行业利用大数据智能化发展到成完善的产业链系统,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疫情防控不只是医药卫生问题,而是全方位的工作,各项工作都要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支持。在疫情防控中,我们畜牧行业承担的任务是稳产保供,“菜篮子”稳则人心稳,人心稳则社会稳。然而,一切的前提是企业要稳。企业稳的前提又是行业稳。行业稳需要做什么?需要实现产业链构建,说“抱团取暖”也行。产业链的构建要有链条,目前来说,这链条就是产业服务业。其实,畜牧业本质上就是服务业。生猪饲养的全过程需要饲料、兽药、疫苗、设备等系列化服务,养猪行业发展需要科技、宣教、物流、市场多层面服务。但是,这一系列服务都需要产业链上的龙头企业来响应。转型升级是转什么?抱团发展是抱什么?不是人多力量大,而是在抱团中形成大数据,在转型中植入智能化。就像一个普通人,现在进出浙江就是“高科技出行”了。但我国生猪养殖业的智能化服务已经起步,而一些传统企业还是不愿意伸手来接这个链条。一边高喊着抱团发展,一边期待着独善其身。


当前复工复产千头万绪,中国畜牧业协会会长李希荣提出,企业首先应该制定清晰优化的工作流程和精细无盲点的防控安全网,完善疫情防控工作措施和应急预案。对此,一批科技创新企业准备已久了。北京小龙潜行科技有限公司是生猪养殖一线生产数据实时、精准采集专业服务商。据公司联合创始人、COO曾庆元介绍,小龙潜行去年在中国畜牧业协会牵头下,参与制定了行业标准,与中国移动达成了战略合作,与农牧Top20企业开展了不同程度的合作。今年应该是把样板从1到n的一个快速复制过程。两次疫情使大企业越来越聚集,养猪联合体越来越多,产业格局在发生变化。由巨型企业和散户之间转头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竞争的目标是养殖效率,要素就是生物育种和智能科技。前几年智能养猪热了起来,但是企业真心做智能化的并不多,致使一批科技创新企业倒闭。但这几年来,智能养猪技术逐渐成熟,各种新技术、新培训都呼唤新模式来支撑,数字化大重构将成为未来十年产业主题。


许多农牧巨头行动起来了,但智能化不是一家企业能完成的,需要行业以开放的心态来做产业链条的链接,需要整合一个生态圈,形成一个产业服务体系。未来的三到五年将是攻关的关键阶段,需要有体系上的突破。曾庆元介绍,有一类大型养猪企业计划把整个猪场的顶棚开放给我们来做,为未来物联网连接后构建信息化系统留出接口。我们将通过与保险、银行合作,以金融工具加速数字化进程,让企业采用融资租赁或者贷款的方式取得智能设备的使用权,通过“猪场顶棚”的数字化建设,实现全行业系统化管理。


不仅如此,各类服务业都在推动产业链发展。在前不久中国畜牧业协会中畜传媒、青年i猪联盟、世信&朗普、安乐福中国、小龙潜行共同发起的“卓牧鸟”APP在线教育平台免费养猪技术专业课程启动公益活动仪式上,青年i猪联盟秘书长、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张帅博士提出,疫情催生了很多新技术的发生,整个行业在信息化智能化行会有新技术,也会有新的推动力注入到行业之中。在线管理、在线教育、在线信息化会在短时间内给整个行业带来质的提升。“卓牧鸟”在线教育平台开放的百余门系统化的养猪技术专业课程,对于高校畜牧专业的学生是一个持续获取新知识了解一线知识的好平台,对于推动行业信息化智能化大有裨益。中畜传媒的副总经理、《畜牧产业》杂志社副社长刘杨说,目前养殖业面临标准化和如何促进标准化带来的学习问题。学习培训现在就是线上、线下两种形式。近年来,各种组织机构举办的各种线下活动特别多,但线上却一直缺乏一个耳熟能详的学习系统。我们希望卓牧鸟这个平台能在业内得到推广。我们呼吁大企业以及各种服务机构也能参与进来。


产业链服务,需要国家也要建立产业链式的扶持模式。小龙潜行这种科技初创企业,资金依然是发展的掣肘。他们现在主要的资金渠道还是融资,但要拿到银行一定的授信额度,对于他们来说门槛还是过高。国家对于发展数字化农业的补贴和项目大多数是定向给了一些大的农牧企业或者大的科研院校,这部分资金支持应该把服务业纳入其中,或者共同承担项目,或者留出他们的份额。国家对于科研项目的支持,更多的应向企业与高校联合申请模式倾斜。同时出台激励政策,激励行业内企业把更多的产出、盈利投入到科技创新中来。财政资金投向,应该引导大科研院所、大企业与小服务企业、小科技创新企业形成产业链共同发展模式。